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网上真人麻将,网上真人牛牛,网上真人牌九,网上真人棋牌,网上真人现金轮盘
热搜: www.137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省内 >

在美国读高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2016-08-28 06:40 [省内] 来源于:未知
导读: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来源:中国青年报(2016年08月28日03版) 有些人认为,出国留学就能逃避国内堆积如山的试卷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,还能在美国随随便便上个世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来源:中国青年报(2016年08月28日03版)

有些人认为,出国留学就能逃避国内堆积如山的试卷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,还能在美国随随便便上个世界顶尖大学,惬意!1998年出生的李瑞清在15岁时赴美国读高中,他说:“我不是第一个谣言受害者,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。”

李瑞清讲述自己留学经历的新书《孤独的你总有星辰相伴》近日出版。在美国读高中是怎样的体验?上课可以玩游戏,也有人坐飞机去上补习班;情人节全校学生都在表白,也有女生穿超短裙被男生投诉;科学课上,老师和同学都是有神论者;传说中刚正不阿的老师,居然也收礼……

每一天都笼罩在GPA的阴影里

美国作业少,还没有高考?

在出国前,很多同学羡慕地对李瑞清说:“你就好了,脱离苦海,到美国作业少,还没有高考。”然而开学第一天,美梦就破灭了。

那是一场乐队排练,一个满脸胡渣的学长,头耷拉在大提琴上昏睡不醒。老师竟也不恼,只是满脸同情。学长悠悠醒后,老师问:“昨天作业写到几点?”学长答:“两点,最后实在熬不住了,但还有两篇论文没写。”更让人害怕的是,学长那种习以为常的语气,说明这是常事儿啊!

生物课,老师公布了每节课一小考、每周一大考的教学计划;数学课,不仅有课堂小测验,还有网络在线考试;英语课,老师很和蔼:“本学年要做的项目和论文也不是很多,平均每周一两个。”

李瑞清说:“千万不要觉得来了美国就脱离了苦海,这里只是把国内堆积如山的卷子换成了堆积如山的论文而已。而且,美国学生的阅读量大到变态。”

在英语课上,李瑞清花两个星期看完了《蝇王》,然后马不停蹄地看了《奥德赛》的大部分,期间老师还见缝插针地塞进几篇莫泊桑的短篇小说。除了数学课不要求课外阅读,英语课、历史课、体育课、艺术课,甚至表演课,老师都会布置大量的课外阅读作业。

李瑞清说:“在美国上学的每一天,我都被笼罩在GPA(美国普通课程平均成绩点数,满分为4.0分——记者注)的阴影里。在中国,中考、高考,一考定终身;在美国,每一次作业,每一次考试,都关系着未来的命运。”

期末开始前一个星期,李瑞清发现连美国学生都不玩游戏不看视频了,而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学习,“如果期末考试挂科,那是连学渣都会鄙视你的”。

“中国留学生想要在学校取得一席之地,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们为了成绩付出的努力可能只有自己知道。”李瑞清友情提醒,“来美国的同学千万不要浪费了自己身为中国人的长处,有时候那些应试技巧和疯狂啃书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
住homestay,三餐吃面包

留学生都是富二代?

李瑞清有个喜欢玩网络游戏的女同学,为了玩《英雄联盟》,连夜网购了顶配电脑和雷蛇键鼠标套装。李瑞清问:“你用的是笔记本电脑,买键盘干什么?”她答:“一套摆在一起看着多养眼。”参加某学校面试的时候,身边一个山西口音的学生问李瑞清:“你来美国买跑车没?我看保时捷什么的挺便宜的哇!”当然,来美国求学的还有来自中东的土豪,有个迪拜的同学,身后常年跟着四个保镖出入校园。

在很多人的眼中,中学就出国留学的都是成绩奇差的富二代,“富二代加州飙车被捕”之类的新闻也总是被报道。事实上,李瑞清身边也不乏砸锅卖铁供孩子出国的家庭。

在美国留学的中学生,住宿基本有几种解决方案:家长过来陪、住校或者找个寄宿家庭(homestay)。对于经济并不宽裕的留学生来说,找个homestay是普遍选择。在鲁引弓的小说《小别离2》中,留学生朵儿遭遇奇葩homestay,房主不给午饭、限定洗澡时间、任由自己的孩子吵闹……都说艺术源于生活,一点儿也不假。李瑞清的同学们遇到的homestay,生活细节更丰富。

某同学的homestay是一对没有工作的情侣,靠着祖传的房子收养一屋子留学生为生。他们把大卧室隔成一个个小房间,颇有群租房的特质。至于吃的,早餐是面包抹花生酱,中午抹蓝莓酱,晚上抹草莓酱。有一次6个留学生合资买了一盒冰淇淋放在冰箱,还被主人偷吃了。想吃热的?用微波炉热面包要加钱;早餐想加个鸡蛋,加钱;周末想出去玩或者上补习班,加钱。

当然,并非所有美国家庭都是如此。一个女生的homestay一家是车迷,几乎每周都带她去看各种车展,对车毫无兴趣的女生却也并不想换一家,因为“没办法,他们做的饭太好吃了”。

面对真正喜欢的人,必须认真

美国高中生很“开放”?

最初听说李瑞清要出国读高中,他的几个死党两眼放光:“争取早日泡个洋妞儿为国争光!”他的亲戚们则是不同程度的担忧:“到美国可千万别学坏了去搞什么早恋啊!”

李瑞清说,国内盛传的美国高中生“开放”,并不都是谣传。比如,一男一女并不是很亲密,临走前也会给对方一个大大的贴脸拥抱;男女生互相摸脸,那再正常不过;一个女生上了一天课累了,毫不避讳地躺在一个男生腿上。

在美国高中校园,情人节是仅次于圣诞节的重大节日。有一年情人节,第一节是生物课,一个别的班级的女生走进教室——她可能是一个专业信使,从书包里密密麻麻的小纸条中抽出一张,递给班里一个女生,说:“Jack说他喜欢你。”严肃的生物老师看到此景,罕见地笑了一下:“不错哦。来,我们接着看DNA结构。”

李瑞清和高中校长之间有过这样一段对话,“他们这样,学校不管管吗?”“这是健康正常的生理现象,荷尔蒙多了都这样。”“不会影响学习吗?”“学习?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呀!”

有一个学长,戴着耳钉,留着厚刘海儿,每天忙着和女朋们谈情说爱,没错,的确是“女朋友们”。中午在食堂,学长指着不远处排队的一个女生:“你看,那是和我上课时聊天的女生。”“不是女朋友吗?”“不不不,我们只是在音乐教室接过一次吻罢了。”吃完饭,他又指着树荫下一个女生说:“你看,那个女生每天和我一起坐校车回家。”“还有几个?要不您一并都说了吧。”于是,学长又淡然地随手指了几个视线内的女生。

学长曾语重心长地告诉李瑞清:“我真正喜欢的女生,连Instagram都没有互粉。面对喜欢的人,必须要精心准备,认真对待。”后来,学长毕业了,在网上发了一张他和一个女生的合影,不过不是和他高中有过交集的任何一位。照片中的学长剪短了头发,取下了耳钉,笑容灿烂。

李瑞清说:“我的美国朋友们,牵过不知道多少个异性的手,他们中的许多人却自始至终没有和真正喜欢的人拥抱过。他们大概并不像电视剧里那样随意恋爱,而是面对喜欢的人,太过小心。”

(编辑:admin)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